平安王府。

平安王躺在床上,脸色有些虚弱而苍白,轻轻闭上了眼。

他的一条胳膊空荡荡的,看起来极其的凄惨又可怜。

忽然,一声巨大的响声从门外传来,让平安王的眸子缓缓的睁开,从床上站了起来,沉声问道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刚才,顾九夭带着赵月离开了,慕无烟不放心也跟着走了出去。

但他毕竟是受了伤,无法护着慕无烟离开,就只能留在王府养伤。

如今听到外面的动静,他以为是顾九夭又回来了,那张脸色阴沉的有些可怕,布满着阴霾。

直至他走出了房间,才望见那一张森寒而俊美的容颜。

墨绝立于轻风之下,一张俊美如神祗般的容颜此刻布着寒意,正冷冷的看着他。

那眼里的冷意,让人不寒而栗。

面对墨绝,平安王没有了之前的底气,他的脸色微微变了变,按捺住心口的颤抖,走向了墨绝。

“摄政王,你来是为了找烟儿——”

砰!

这话还没有说话,迎面而来的就是一记拳头。

狠狠的砸在了平安王的脸上。

这一拳,砸的平安王有些发蒙,他脚步也向后退了几步,愣愣的望向墨绝。

“摄政王,你这是做什么?”

他的心口,隐隐约约冒着怒火,却被生生压制下了。

墨绝纵然为摄政王,权势滔天,可那又如何?他好歹也是这墨朝的王爷!他居然如此不问青红皂白就向他出手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