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94章 圣人尸体(1 / 1)

“走吧!”老头子淡淡说了一句话,然后拐杖朝着前方一点。“哗——”拐杖划过,虚空之中当即出现一条深邃无比的裂缝,内部的空间法则秩序被直接撕裂。“哞~~”见到这一幕,墨麒麟懒洋洋的叫唤了一声,而后便迈开蹄子,嗖的一下,钻入到这虚空之中。“呼啦!”在次元虚空中,只是飞行了几秒钟时间,墨麒麟便忽然停住了身形。而后,它那一对大眼珠子看着四周,转悠了几下,便找到了一个薄弱的位置,砰的一蹄子踩下去,而后,杨云帆便发现,眼前一阵扭曲,等他回过神来,已经从次元虚空出来,落在了一处荒芜的星域当中。“嗯?”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“外面,似乎还有一层恐怖的结界。”杨云帆下意识的神识一扫,发现在这一片荒芜星域的外围,有着一层,黑漆漆的,宛如是沙尘暴一样的奇异结界。这结界之中,空间法则,时间法则,一片混乱。哪怕是道祖强者,都不一定可以闯过来。不过,墨麒麟却是不一样,这家伙刚才在次元虚空里面,转悠来转悠去,轻轻松松就找到了这个地方,一蹄子踩下去,恰好就来到了这一处神秘的星域。要知道,次元虚空之中,飞行速度是非常快的。要在茫茫宇宙当中,不偏不倚的,恰好找到这个星域,那必然是对空间法则,有着独到的天赋。“嗡嗡嗡~~”杨云帆刚想询问墨麒麟几句,却是忽然发现,在这星域的最外围,有着一个个恐怖的引力漩涡。而那些引力漩涡所在的区域,都是一片空旷。显然,附近的大部分物体,都已经被这引力漩涡给吞噬了。而这样的引力漩涡,一共有三十六个,犹如是忠诚的守卫一样,散落在这一方神秘星域的外围。“等等!”“这里,难道是轮回山脉的核心?”三十六个混沌之眼,作为守卫,外围更有着奇异的风暴结界,连道祖强者都无法轻易进入,再加上,在这星域的中央,不时有一缕缕奇异的金色光芒散发出来……杨云帆很快便意识到,自己来到了什么地方。“乖徒儿,为师最后帮你一把,将你的血脉潜力,提升到极致。日后,为师若是犯了什么错误,你一定要记得为师今日的恩德,不要跟为师计较。”老头子这家伙,倒是十分精明。他知道自己性格跳脱,他实力足够强大的时候,杨云帆奈何不了他。可是,等杨云帆成为了第十代【鸿钧圣人】,实力超过了他,一旦对他要求严苛起来,要他以身作则,那他可就倒霉了。为了继续逍遥快活,他可是豁出去了。“老头子,你先别说什么疑惑的事情。今天你这么干,会不会被混元神雷劈死?我可不想受到牵连。”杨云帆似乎是知道,老头子想要做什么了,他虽然有一些兴奋和期待,可更多的却是忐忑。“慌什么!”听到杨云帆那胆小的话语,老头子却是脖子一梗,无所谓道:“反正,他都死了这么久了。尸体留在这里也是浪费,迟早腐烂。与其到时候化成宇宙尘埃,一文不值,不如便宜你这臭小子。”“咻!”话音刚落,老头子也不管杨云帆什么想法,他伸出了自己那一根拐杖,对着虚空略微一点。顿时,整个虚空,便如同水波一样,不断散发出涟漪。“嗡嗡嗡~~”空间涟漪越来越厉害,而杨云帆和老头子,则是乘坐着墨麒麟,如一叶扁舟,随着空间涟漪,不断的被推往这虚空深处。……“轰!”过了不知道多久,杨云帆看到,在这黑暗无尽的虚空之中,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棺樽,棺樽有着古老的青铜打造,而棺樽的表面上,则是有着一道道奇异的符文闪烁着。这些符文,非常玄妙。其中一段,杨云帆似曾相识,似乎在【摩云崖】三座圣墓的石碑上也出现过。不过,这些符文再玄妙,此时也不及那棺樽之中的尸体,给人的震撼大。那是一具犹如如山岳般巍峨的尸体。他虽然闭着眼睛,毫无生命波动。可光是躺在那里,这尸体散发出里的气息,却是在附近的虚空之中,形成了狂暴无比的能量涟漪,比杨云帆见过的任何的【混沌之眼】都要恐怖。要知道,这只是一具尸体啊!它身上,已经不具备生命活性了。即使如此,他仍旧存在着如此伟岸磅礴的影响力。真是难以想象,如果此人还活着,该是多么强横的存在?是不是随便吹一口气,他就能将一个原始宇宙亿万生灵,全部抹杀?“果然是他。”看到这棺樽之中的这一具太古神尸,杨云帆心中恍然。不出意外,这一具太古神尸,应该就是上一代的【鸿钧圣人】。只是,杨云帆也没想到,他的尸体,竟然交给了老头子保管。此刻,杨云帆颇有一些感慨。直到这一刻,他才彻底明白,【摩云崖】这个组织,并非是老头子创建,用来传承功法,或者培育什么逆天弟子的工具。【摩云崖】这个组织,从一开始,就只有一个使命。那就是为第九代【鸿钧圣人】守墓。三十六个家族,子子孙孙无穷尽,只要还有一滴血脉尚存,就要为第九代【鸿钧圣人】守墓。而这些家族的人,甚至都不知道,轮回山脉之中,到底存在着什么。“嗯?”“不好!”此时,越是接近这一具太古神尸,杨云帆越是感觉到,自己体内的血脉之力开始沸腾,身体一片刺痛,就连灵魂核心也发出“噗噗噗”的炸响,几乎让他痛的晕厥过去。鸿钧圣人的威压,实在是太强大了!哪怕,他已经陨落无数个纪元,可他的威能,却不曾减弱万分。虎死不倒威。何况,是一代鸿钧圣人!“开!”不但是杨云帆撑不住,就连老头子也是面色发白,胡须哆嗦着,浑身冒汗。到了最后,他承受不住这种威压,身躯一抖,一幅黑白分明的阴阳太极图,直接从他体内悬浮而出,迎风变大,化成了一卷巨大的天幕,萦绕出阴阳两股纯粹的气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