铮翎哑然。

等凤仙和严铮赶到爱月城堡时,战寒爵和铮翎已经和好如初。

两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品着茶,其乐融融的聊着天。

严铮望着他们岁月静好的模样,拍着剧烈跳动的心脏,郁猝的骂道:“卧槽。我还以为你们两要大干一场。害得我十万火急跑过来准备劝架。结果你们就给我塞狗粮。”

战寒爵白他一眼,“跟自己的媳妇吵架的行为,只是那种智商欠费的男人做出来的蠢事。”

严铮被贬损了,也没有生气,坐到他们旁边的沙发上,一副葛优躺的慵懒模样。道:“战爷,你能告诉我你是怎样化解这场危机的吗?”

战寒爵不说话。一秒记住https://m.qqwmx.com

装兔子这种行为,说出来也是幼稚行为。

“瞧你那样子就知道,铁定是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蠢事。”严铮道。

战寒爵:“”

铮翎霸气护夫。“你吃了我的兔子,你把兔子还给我。”

严铮居心叵测的瞥了眼战寒爵,笑嘻嘻道:“回头我给你买几十只小花楹回来。我赔你还不成吗?”

战寒爵犀利的眼神立刻投到严铮身上,仿佛两条火龙要把严铮烧成灰烬。

严铮扬起头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,小声对战寒爵道:“就许你阴我,还不许我阴你?”

铮翎负气道:“不必了,我以后都不养宠物了。”

严铮傻眼。“为什么呀?”